广东将出医疗纠纷预防处理办法 引入第三方调解

漫画:猜忌

漫画:猜忌


  医患“纠纷门”观察(下篇)

  广东“八毛门”、“录音门”、“弃婴门”等医疗纠纷事件引起社会的强烈反响。医患暗战明斗不断,如何开出“休战”良方?

  分管卫生工作的副省长雷于蓝昨日向南方日报记者独家透露,她此前已经带队赴上海等地调研,省政府将在今年底出台《广东省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办法》,引入第三方调解制度,要求每个地市都要成立“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”,从制度上为缓解医患纠纷寻找新出路。

  反思

  建医疗事故责任追究制度

  昨天下午,广东省卫生厅九楼会议室,全省加强医疗管理、确保医疗安全工作会议正在召开。广深佛等市卫生局长、广州地区三甲医院院长、多名妇产科专家出席会议。会场气氛凝重,主题只有一个——“反思”。

  近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省委书记汪洋对南海红十字会医院“活婴当死婴丢弃”事件作出批示,要求卫生系统认真反思、吸取教训,改进医疗服务。

  省政协副主席、卫生厅厅长姚志彬用“震惊、痛心”来表达心情。这位平时温文尔雅的学者型官员说:“医者父母心,医务人员要同情、关心和体贴病人。南海红会医院医务人员违反操作规程,失去基本操守,责任心缺失,造成误弃早产儿的事件发生。”“这集中反映了近年来部分地区卫生行政部门监管不到位、部分医疗卫生机构管理混乱、个别医务人员职业道德缺失、素质低下等问题。”

  姚志彬说,无论是从“弃婴门”事件,还是之前发生的“八毛门”、“录音门”等事件,凸显当前少数医疗机构医患关系紧张、医患信任流失的问题,造成这种局面既有社会因素,也有个别类似南海事件的负面影响造成的,对患者和社会心理冲击特别巨大。

  “要建立责任追究制度,认真对待每一起医疗安全事故。”姚志彬提出“三个不放过”——问题未查清楚不放过,当事人未处理不放过,防范措施未落实不放过。凡属于医疗事故的,要根据医疗事故的等级和情节,依法对负有责任的人员作出相应处理。

  对于南海红十字会医院“活婴当死婴丢弃”事件,佛山市卫生局副局长谭光明昨天介绍,目前当地调查已接近尾声,责任基本明确,这是一起严重的医疗责任事故。调查结果将尽快公布,将依据执业医师法、护士条例,对当事医务人员作出暂停执业甚至吊销执业证书等处罚,并责成医院对婴儿家属作出赔偿。

  他说,目前婴儿家属对政府部门的处理情况基本认可,婴儿身体情况尚好,除了早产体重轻、先天性心脏病等基础问题,检查还没发现其他大问题。但谭光明也透露,被停职的4名涉事医护人员心理压力很大。

  积弊

  医院严重缺编,还在拼命加床

  为什么明明有一整套诊疗规章,南海红十字会医院的产科医护人员却没有执行?会上,这个话题引起深思。

  谭光明透露,根据调查,该院医务人员配备人手严重不足,是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直言,现在不少医院以经济效益为中心,趋利严重。医院无限扩张,医生无限加码。有不少医生向他投诉,医院严重缺编,还在拼命加床。“有一家大医院的一个病区,90张床,才9个医生、18个护士,人手严重不足。”廖新波说,现在很多医院院长以业务量为考评指标,盲目追求经济效益最大化,让医生连台手术、不断加床,特别是护士严重缺编。“我是年年呼吁,但基本没效果。”

  广州地区某三甲医院的院长跟记者说,他们也很无奈,政府投入太少,医院只能自己想办法赚钱。而且同行都在竞争比拼,院长们见面都是说“你们医院床位多少、业务收入多少”,比的都是这些经济指标。“按照国家规定,是要配备足够的医生护士,但僧多粥少,都要考虑经济核算。”

  一位资深的医疗卫生专家沉重地说,这些年医院的发展也在追求GDP、速度,重视数量忽视质量。医院都在不断盖楼、买设备、办分院,这种“跨越式发展”其实就是“粗放式发展”,对医院管理、人员素质等内涵建设不重视,所以很多系统配套都不到位,肯定会出问题。

  廖新波支持这种观点。他说,院长也要告别“GDP崇拜”,实践“科学发展观”。要重视质量和可持续。当然,政府必须加大投入,让院长可以安心管好医疗业务,而不是变成整天想着赚钱的“CEO”。

  ■探索

  省医调委已低调运行近半年

  多地市酝酿成立医调委

  医患现在成为直接冲突的双方,缺乏缓冲地带。引入第三方调解制度,是宁波、上海等地近年探索,广东能否借鉴?